夏幺幺和青嬷嬷暴露在众公子面前,她半愈的膝盖兀地撞在地面,夏幺幺死死咬唇,发出一声短促的“呜”。

    裴声行瞥了夏幺幺一眼。

    面前的两人,一个老妪是永巷令,另一位女子,他一眼看不出是何人。

    那女郎低着皓白脖颈,永巷令老妪粗糙的手捏着女郎纤细肩膀,女郎宛如被禽住的小兔,裴声行微思。

    夏幺幺不曾抬头,也不敢抬头让人发现她的身份。

    青嬷嬷的手劲极大,这使得夏幺幺肩膀、腿都疼痛无比,本就娇柔的夏幺幺疼的眼泪快掉下来了。

    公子们看到夏幺幺颤抖瑟缩,女郎腰极细,低下乌发,跪在眼前,帛带触地,他们一时间止住言语。本以为是歹人,结果竟是一老妪和一娇柔女郎,这这这,这算何事?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在这里争吵?”

    青嬷嬷:“回禀诸位公子,老身是永巷令,在此处管教不听话的宫人。不曾想公子们从这里经过,惊扰了公子们,实在罪该万死,老身这就带她下去。”

    说着,青嬷嬷就要拉夏幺幺离开。

    “这么说,是误会一场?”有公子反应过来,尴尬笑道。

    “既然是误会,你们退下罢。下次若在这里管教宫人,那就自行领罚。”

    除此之外,公子们也无话可说了,那名宫女看上去很害怕,他们也不想刁难这可怜的宫女,但在青嬷嬷带夏幺幺离开时,裴声行忽然出声。

    “且慢。”裴声行长睫轻扫,语气温和:“你方才说,你在教导不听话的宫人?”

    “是。”青嬷嬷恭敬道。

    夏幺幺再次跟着青嬷嬷跪下,她心中叫苦,暴露在众人面前越久,她跪的越久,双腿愈疼。

    裴声行不着痕迹瞥夏幺幺几眼,这女郎跪在地面,轻轻瑟缩,似乎在隐忍什么疼痛。

    他嘴角笑意加深:“是么?不知道是哪里的宫女,竟能穿这样的衣裳,而不是宫女的衣服。”

    其他公子一愣,下意识看向夏幺幺,女郎的衣服华贵,不像宫女所穿,公子们这才反应过来:“等等,你到底是何人?”

    众人的声音嗡嗡嗡,夏幺幺隐忍疼痛,低着头,耳边的话其实已经听不太清了。她蹙紧眉梢,到底是何人拦她,那人分明就是故意的,害她多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