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宫。

    婢女端着铜盆跪在王后寝殿的长廊上,听到那边的动静,她悄悄抬了抬圆脸。

    争执的声音越来越大,齐王之后兰氏踩着怒火,急急朝婢女走来,刀光闪过,婢女一哆嗦,差点摔了手中的铜盆。

    那王后兰氏手中竟握着一柄利刃!

    在王后兰氏身后,一绝世美人挣扎着,她被两个内侍压着肩膀,粗暴地拖地而来。

    女郎纤柔罗裙早已磨破,露出玉白膝盖,然这娇美膝盖此刻渗出骇人鲜血,皮肉翻卷,地上留下惊心血迹。

    女郎无助喊道:“来人!快来人!救救我!”

    此女声音如莺啼泣碎血玉,让人心肝为之一颤。似乎知道王后寝殿的人不会对她施加援手,孤立无援,她杏眸暗下,唇中嗓音发颤。

    “王后,我是大王请进宫中的客人,即使有罪,理应由大王处置......”

    女郎青丝凌乱披散,被内侍禁锢、“跪过”长廊,仍不减风情,相反,更显怜人,竭尽蹂.躏易碎的美。若齐王那老色鬼真的被夏幺幺请来,看到这一幕估计心都能捧给她。

    “花言巧语!”

    “堵住这个贱蹄子的嘴。”齐王发妻,当今齐国王后兰氏怒不可遏,拿着匕首上前。

    匕首的光刺在铜盆,举着铜盆的婢女吞了吞口水,努力低头,心里直喊造孽——她简直倒霉透顶,轮到今日值班碰到王后收拾夏幺幺,一个不好,连她都不要活了!

    夏幺幺的嘴被内侍捂住,她惊慌地瞪大杏眸,见王后兰氏一手握匕首,另一只手抓起她的胳膊架在铜盆。

    “本宫今日就要证明给世人看,你是个妖怪,是山间精魅!”兰氏愤怒,抬手去割夏幺幺的脉。

    割脉放血,这哪里是要证明夏幺幺是山间精魅,分明是要杀了她!

    “啊!”夏幺幺未出声,内侍先发出惨叫。

    夏幺幺竟发狠咬下内侍掌心的一块肉,她仓惶挣脱内侍,还未逃出几步,再次被扣下。

    “王后!?”

    她急促喘气,胸脯起伏,一双眸子润湿受惊的艳,颤抖的声音,柔弱可怜。夏幺幺握紧颤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