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大爆发>青春小说>暴君养了只母狗[双/BDSM] > 四 使用(上)早上的处理器/含着灌肠Y挨C;蛋 旧事(1)
    陆长治洗干净自己的小母狗,把他从浴池里拎出来放在圆凳上梳毛。

    那两瓣臀肉饱经折磨,凌乱的鞭痕被热水蒸出鲜艳而漂亮的色泽,沾到坚硬的木质凳面时瑟缩了一下,顾识咎小声地吸了一口气,乖乖地并拢膝盖端正坐好。

    他的脸颊也被水汽熏得微微泛红,眼睫上挂着几滴水珠,恰到好处地冲淡了将军眉眼间无意流露的锋锐,看着漂亮而惑人。

    陆长治用指腹抹去水痕,意味深长道:“兰斯特多出美人,支柱产业是文娱而非军工,我记得你们拍过不少获奖的刺客电影。孤军深入,取人首级,一击则走,听着是浪漫,考虑过后果吗?”

    顾识咎的眼睫微微抬起,和手里拎着吸水毛巾的陆长治对视了片刻。大约身上还是痛的,动起来时像被蛛网黏住的蝶翼,声调却不抖:“战胜者对被掳走的美人生出兴趣,也是电影中的常用桥段。”

    这回答可真是得体极了,既讨好了陆长治,又没有把自己放到太卑微低贱的位置。陆长治面上露出些微笑意,展开毛巾拢住顾识咎滴水的碎发,指腹轻轻按在他颈侧的鞭痕上。

    顾识咎的呼吸平缓,发梢的水珠流到锁骨上,聚成小小的一滩,被陆长治的手指拂开:“人类历史已经长到没有新鲜事可以发生了。”

    他的指尖碰到顾识咎的耳垂,然后停在了他的唇上,声音中还带着不疾不徐的笑音:“但你可算不上什么美人,顾识咎上将。”

    顾识咎当然是少见的好相貌,剑眉星目,丰神俊朗,最漂亮的是一身端正坚定,陆长治曾生出过多少次把他揉碎打破,让他彻底沦为自己所有物的心思,就多少次被他的不可摧折打动过——他在某种程度上是陆长治的征服者,他不需要凭皮囊惑人。

    顾识咎心平气和地回答说:“奴隶是主人的母狗。”

    因此陆长治耐心地把自己的小母狗收拾得干净整洁,把他抱进狗笼,关了灯哄他睡觉。

    顾识咎怕压到背后鞭痕,侧身躺着,慢慢又把自己蜷缩成了很小的一团,只留下脑袋露在被子外,看起来很缺乏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