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大爆发>灵异小说>植物大战僵尸(总攻肉汤) > 15:小小少年(向日葵剧情章)记住我√
    你不优秀,你就该死。这句话,黄平原从小听到大。

    黄平原是独生子。他是一个音乐老师和卡车司机的儿子。身为音乐老师的母亲美貌、贫寒、有才华,芬芳得如同一朵盛开在中国小城的法国玫瑰。这个女人把生活一分为二,一边是与她格格不入的,亲近她却为她轻蔑的乡镇,一边是被她苦苦追求的,吸引她也对她排斥的城市。城市是她的灵魂,她的渴求,乡镇是她的肉身,她的梦魇。她永远向往着另一种生活,即使她因为迫于现实,嫁个了一个大她十岁不懂任何艺术,身材和头脑同样油腻的卡车司机,她也依然渴望着知音和掌声。

    儿子的出生填补了她的空虚。小时候,黄平原是当地有名的神童,听一遍的故事就整段背下来,钢琴、小提琴和唱歌都很拿手,英语、作文和演讲直接可以代表学校参赛市级比赛。当年,小学校长是这样对他的父母说:“你们家平原,可是一个百年难遇的小天才呀!”

    这位重点小学的老校长在教育界年资颇久,拥有很好的地位和口碑。他老人家要是知道被他喻为“小天才”的黄平原在母亲去世后成绩一落千丈,各种沉迷网络、早恋逃学、打架斗殴的问题几乎都占全了,指不定有多伤心呐!

    至少黄爸是非常的伤心,而且非常的焦虑。这种焦虑是由于不公的社会、攀比的朋友、高昂的物价、压抑的生活。周围的一切都在告诉他,有的是人比你聪明,有的是人比你努力,有的是人比你幸运。黄爸极不认同儿子想要成为歌手的愿望,这条路上成功者凤毛麟角,所有放飞自我的人,最后往往沉淀到社会底层。大环境就是如此,小时候儿子多给家里长脸呀,他死活想不通,为啥黄平原上了中学之后,就完全叛逆成了另外一个人。

    从小黄爸就要求儿子出类拔萃,总是给黄平原灌输这样的观念:“考不上大学你这一辈子全完了!”从小黄平原就害怕他,可也不自觉地想要讨好他,生怕他给脸色看,也总自责父亲为了这个家奔波劳累,身体累出了毛病,自己偏偏不争气,让父亲为自己操劳、气恼、失望。黄平原一直没自信,觉得自己很糟糕。

    直到初二那年父亲再婚了,他才终于学会了去恨。

    有道是:“女人常不忘前夫,男人多偏心后妻。”这些年,他爹找了个小妈,生了个弟弟,除了给钱对他管教也松了许多。唯一的爆发点就在选择文理分科那天,黄平原非要当艺术特长生,他爹就炸了。当时,黄平原疯了一样冲他爹大嚷:“你自己初中文化,你凭什么天天逼要我考大学?你这是什么行为?流氓的行为!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去读正规大学,就凭你遗传给我的破智商?我宁可运用我妈给我的基因,做点我喜欢做的事,痛痛快快的为自己梦想而活,就算是栽了我他妈的也不后悔!”

    然后这个梦想在上大学之后就破灭了。黄平原第一次知道吴大湛是花钱买进美院读书的时候,差点没气得当场哭出来。他们艺术学校的宿舍都是混居的,吴大湛学油画,他学声乐,老三学平面设计,老四学广播。黄平原自认是个搞艺术的人,他学的是声乐,可自己也喜欢hip-hop、涂鸦、街头喷漆。他神经质的强迫自己极其刻苦地努力创作,同时十分频繁地在意他人对自己的评价,接受不了任何的议论和嘲笑,只有写歌创曲能够带来很短暂的快乐。如果有人说出一句贬低和否认的话,他就会有极强的挫败感,然后开始滥用脏话疯狂地攻击对方。

    他拼尽全力,顶多只是一个穷学生。他根本看不起自己,也没有任何人注意他。他下定决心要一鸣惊人,他的欲望越来越大,目标越来越高,可怕的心理落差吞噬了一切,以至于梦想、信仰、夸大、幻觉,都无法使得他从不愉快的情绪中超拔出来。他只好选择歪曲。只有在歪曲时,他的感觉才是舒适而健康的。

    “如今这世风日下,生活到处充满奇葩。”

    “吴大湛,太有钱,对他可以阴险狡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