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大爆发>灵异小说>植物大战僵尸(总攻肉汤) > 10:回家的诱惑:三管豌豆vs铁栅栏僵尸
    “老公……”督察队长的眸色被情欲染得深了一度,张开双臂,在大学生的脸上来回亲吻:“我喜欢你,我好喜欢你……”

    这明显比他高一头的男人发起情来不是好玩的,江诗被铁钳一样肌肉紧致的双手牢牢抱住,施蒙的阴茎已经将制服裤子顶出了一个很大的帐篷,火热的唇舌不断落在赤裸的皮肤上,一阵酥酥麻麻的电流直刺入心。

    江诗整个人都被施蒙压制在铁栅栏上,唇瓣和舌尖被狠狠地吮吸着,只能拼命往后仰,发出一阵又一阵的闷哼声。他身上才穿上的黑色运动服不知何时被人脱下,唇舌交缠的声音特别色情,两只手急色地钻进他的外套里,他不得不一边回应一边反客为主地把督察压在铁栏杆上,放肆地舔咬和抚弄。

    大学生的动作让年轻的督察愈发激动,身体也比平时更要敏感了。尤其当粗糙的手指在他奶头上揉捏时,他英俊的脸上再也见不到平时骄傲潇洒的神情,那具壮伟岸的高大身躯也开始抖动起来,紫红色的鸡巴甚至一抽一抽的痉挛了,眼睛湿润地乞求着江诗的怜悯。

    “啊唔、别、别吸……啊……啊……”施蒙的奶尖被小男友大力地攥住,剧烈地喘息起来,健壮的胸脯上下伏动,酥酥麻麻的快感爬遍了全身,黏腻的水声让他羞得连眉头都皱起来了,只能脸颊发红得张了张嘴,胸口被舔出一道道淫靡的水痕,两个挺立的奶子像他胯下的鸡巴一样硬了起来,在月光下泛着一阵漉漉的水光。

    江诗像婴儿吃奶一般吮吸着粉色的乳头,又热又粗糙的手掌开始在施蒙身上到处摩挲,惹得对方不断发出一阵又一阵让人面红耳齿的声音。他的舌尖用按摩的方式,绕着乳头打圈儿,很快,奶头就被他吸得又红又大,激得施蒙喉中“呜呜呜”的发出哭泣般的呻吟,他张着口,搭着舌头,呼吸渐渐急促,鸡巴在未经碰触的情况下完全勃起了,淫荡地吐出透明的前液,两颗卵蛋止不住的挛缩,肉穴也饥渴地蠕动,淫水像失禁般的顺着颤抖的大腿淌下来。

    “呃啊……不……不要舔……”他满脸潮热,细密的汗珠从通红的脖颈渗出,扭动着屁股想要逃避乳头被肥厚的舌尖一下一下色情舔舐的快感,被人玩到溃不成军。

    “啊啊呜呜啊啊啊……”施蒙被江诗吸吮得浑身发软,一唆,一舔,霎时间魂都要被飘出来了,他瘫在地上,连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只有口水堵在嗓子眼里,“嗬嗬嗬”的发出声音,肌肉分明的小腹间或抽搐一下,他只觉得胸口吸得过电似的,再这么下去,他非得射精不可。江诗伸出舌头,开始一路舔吻下来,这酥酥麻麻的感觉让施蒙不得不弓起背,浑身抖动个不停,鸡巴也硬得发疼。

    “嗯……嗯唔……”施蒙受不了这个刺激,呼吸开始粗乱起来,江诗揉捏着他又肥又白的大屁股,用手掌缓缓摩擦,施蒙的呻吟声越来越急促,肉棒和后穴开始直淌淫水,腿上出了不少汗,舌头舔过去,有点咸咸的。当江诗把嘴巴移到他的胯下,施蒙激动得快要双腿发抖,可是令人失望的是,江诗在他身上到处点火、奶头、小腹、肚脐、大腿全都被照顾到,只有最饥渴的鸡巴没有受到爱抚,只能在空气中狼狈地流水。

    即使是这样,施蒙整个人也沉浸在江诗带给他的情欲之中,他满脸潮红,濡湿的头发贴着鬓角,汗津津的胸膛在月光下上下起伏着,双腿止不住发抖。当江诗的手指插入到温暖的肉穴时,他的两脚还微微挣扎,手指一插入,仿佛伸进了一张饥渴的小嘴里,顿时被娇嫩柔软、滚烫紧致的肠肉给咬住,令人忍不住想要插得更深。

    “啊啊啊啊啊啊啊!”身下的督察爽到只能发出气音,一把低沉的嗓音叫得绵绵入骨,荡漾不已。他的身材极好,在健身房练出来的一身肌肉挺翘饱满,此时却像只狗一样不断喘息,双腿不自觉地大开,浑身哆嗦,肉穴轻颤,仿佛等待着男人狠狠肏干一样。

    “老公……”督察队长的眸色被情欲染得深了一度,张开双臂,在大学生的脸上来回亲吻:“我喜欢你,我好喜欢你……”

    这明显比他高一头的男人发起情来不是好玩的,江诗被铁钳一样肌肉紧致的双手牢牢抱住,施蒙的阴茎已经将制服裤子顶出了一个很大的帐篷,火热的唇舌不断落在赤裸的皮肤上,一阵酥酥麻麻的电流直刺入心。

    江诗整个人都被施蒙压制在铁栅栏上,唇瓣和舌尖被狠狠地吮吸着,只能拼命往后仰,发出一阵又一阵的闷哼声。他身上才穿上的黑色运动服不知何时被人脱下,唇舌交缠的声音特别色情,两只手急色地钻进他的外套里,他不得不一边回应一边反客为主地把督察压在铁栏杆上,放肆地舔咬和抚弄。

    大学生的动作让年轻的督察愈发激动,身体也比平时更要敏感了。尤其当粗糙的手指在他奶头上揉捏时,他英俊的脸上再也见不到平时骄傲潇洒的神情,那具壮伟岸的高大身躯也开始抖动起来,紫红色的鸡巴甚至一抽一抽的痉挛了,眼睛湿润地乞求着江诗的怜悯。

    “啊唔、别、别吸……啊……啊……”施蒙的奶尖被小男友大力地攥住,剧烈地喘息起来,健壮的胸脯上下伏动,酥酥麻麻的快感爬遍了全身,黏腻的水声让他羞得连眉头都皱起来了,只能脸颊发红得张了张嘴,胸口被舔出一道道淫靡的水痕,两个挺立的奶子像他胯下的鸡巴一样硬了起来,在月光下泛着一阵漉漉的水光。

    江诗像婴儿吃奶一般吮吸着粉色的乳头,又热又粗糙的手掌开始在施蒙身上到处摩挲,惹得对方不断发出一阵又一阵让人面红耳齿的声音。他的舌尖用按摩的方式,绕着乳头打圈儿,很快,奶头就被他吸得又红又大,激得施蒙喉中“呜呜呜”的发出哭泣般的呻吟,他张着口,搭着舌头,呼吸渐渐急促,鸡巴在未经碰触的情况下完全勃起了,淫荡地吐出透明的前液,两颗卵蛋止不住的挛缩,肉穴也饥渴地蠕动,淫水像失禁般的顺着颤抖的大腿淌下来。

    “呃啊……不……不要舔……”他满脸潮热,细密的汗珠从通红的脖颈渗出,扭动着屁股想要逃避乳头被肥厚的舌尖一下一下色情舔舐的快感,被人玩到溃不成军。

    “啊啊呜呜啊啊啊……”施蒙被江诗吸吮得浑身发软,一唆,一舔,霎时间魂都要被飘出来了,他瘫在地上,连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只有口水堵在嗓子眼里,“嗬嗬嗬”的发出声音,肌肉分明的小腹间或抽搐一下,他只觉得胸口吸得过电似的,再这么下去,他非得射精不可。江诗伸出舌头,开始一路舔吻下来,这酥酥麻麻的感觉让施蒙不得不弓起背,浑身抖动个不停,鸡巴也硬得发疼。

    “嗯……嗯唔……”施蒙受不了这个刺激,呼吸开始粗乱起来,江诗揉捏着他又肥又白的大屁股,用手掌缓缓摩擦,施蒙的呻吟声越来越急促,肉棒和后穴开始直淌淫水,腿上出了不少汗,舌头舔过去,有点咸咸的。当江诗把嘴巴移到他的胯下,施蒙激动得快要双腿发抖,可是令人失望的是,江诗在他身上到处点火、奶头、小腹、肚脐、大腿全都被照顾到,只有最饥渴的鸡巴没有受到爱抚,只能在空气中狼狈地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