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大爆发>灵异小说>植物大战僵尸(总攻肉汤) > 22:将计就计(喝酒僵尸vs土豆雷)
    豪华房间,豪华大床,豪华灯具。

    光线昏暗的包房里,两个浑身赤裸的男人正在进行一场对峙。

    “戚少,”那个男人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爱用这种揶揄的口吻称呼他。“乖乖做我的一条狗。”

    有人说施虐可以刺激性欲,有许多往来俱乐部的SM爱好者正是通过虐待别人或者被别人虐待才能真正得到性交的快感。

    戚光昱没有这样的爱好,当然他也曾经让一个面容姣好的女犬用口伺候过自己,在出席某些特定场所的宴会时。可他无法接受姜罚,药油,鞭刑,双龙,3P,前后同插等重口味的玩法。什么主奴、兽交、调教、掌控、黄金、圣水、恋童、奸尸……这些都太不自然了。事实上,除了女人之外他并没有玩过同性,无论是口交,抚摸,接吻还是做爱。直到他发现自己对江诗莫名其妙地涌起了不可抑制的性冲动。

    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跟一个男人上床,但是在监控器里看到那完美肉体时的一刻,身体已经先一步出卖了他。喝着麝香葡萄酒Muscat,他的目光却死死盯着屏幕中男人的乳尖、胸肌和阳具,看着这一具水光荧荧的男人裸体,戚光昱甚至控制不了去幻想抚摸和亲吻的触感,旖旎的性幻想开始像喉咙里的黄金色酒液一般蔓延全身。他可以一边蹂躏男人胸前两颗挺立的红嫩奶头,一边肏弄男人灌肠后干净湿润的小穴。男人修长的两腿被强制分开,从未被人进入的菊蕾被他的肉刃无情地奸淫。他会舔吻男人的喉结,锁骨,乳头,嘴唇,耳垂,让其在身下被迫高潮一次又一次。

    戚光昱没有想到真的向那个男人靠近,他的后穴会被跳蛋和振动棒玩弄到抽搐不止。他被束缚住挨鞭子的时刻像是最戏剧化的影片里扮演最戏剧化的情节。他的嘴巴微微张开,口涎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汗津津的额头濡湿了黑色的头发,整个人就像是谍战片里被奸贼逼供的爱国志士般的凄惨无助,望向男人的眼睛无力空洞,只有望向别处时闪烁着仇恨的光芒。一根皮鞭下来,他的整个身子轻轻地颤动了一下,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哼。床上的青年伤痕累累的后背稍稍弓起,绷紧身体,大腿无意识地微颤,隐忍勾人的声音仿佛一瞬间达到了性高潮。

    此时的他,被男人的鞭子打得神志不清。口水、涕水和泪水十分凄惨流了满脸,喉咙间只能发出微弱的喘息声。然而这些楚楚可怜的挣动,却唤不起持鞭者的怜悯心。

    江诗懒懒地靠在墙上,挥起左手腕一鞭又一鞭地打得戚光昱一身红痕。这个光鲜亮丽的富二代是一个非常漂亮的中俄混血儿,宽肩窄腰,面如冠玉,但是江诗一眼看出他完全是个冷酷的骗子,拥有嗜血豺狼一般唯利是图的本性。他给了江诗一个臣服的眼神,装出样子假扮成一个懦夫,但却对捆绑四肢的金属皮束投以厌恶的目光。骗鬼去吧!江诗心想,他不过是想让我解开绳子,一旦得到自由他就会咬死我。

    持鞭的男人决定标记受虐的男人,但在标记之前必须征服他。

    江诗把戚光昱的手脚解了下来,用黑色遛狗项圈套在他的脖子上,“乖狗狗,走,洗澡去。”

    豪华房间,豪华大床,豪华灯具。

    光线昏暗的包房里,两个浑身赤裸的男人正在进行一场对峙。

    “戚少,”那个男人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爱用这种揶揄的口吻称呼他。“乖乖做我的一条狗。”

    有人说施虐可以刺激性欲,有许多往来俱乐部的SM爱好者正是通过虐待别人或者被别人虐待才能真正得到性交的快感。

    戚光昱没有这样的爱好,当然他也曾经让一个面容姣好的女犬用口伺候过自己,在出席某些特定场所的宴会时。可他无法接受姜罚,药油,鞭刑,双龙,3P,前后同插等重口味的玩法。什么主奴、兽交、调教、掌控、黄金、圣水、恋童、奸尸……这些都太不自然了。事实上,除了女人之外他并没有玩过同性,无论是口交,抚摸,接吻还是做爱。直到他发现自己对江诗莫名其妙地涌起了不可抑制的性冲动。

    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跟一个男人上床,但是在监控器里看到那完美肉体时的一刻,身体已经先一步出卖了他。喝着麝香葡萄酒Muscat,他的目光却死死盯着屏幕中男人的乳尖、胸肌和阳具,看着这一具水光荧荧的男人裸体,戚光昱甚至控制不了去幻想抚摸和亲吻的触感,旖旎的性幻想开始像喉咙里的黄金色酒液一般蔓延全身。他可以一边蹂躏男人胸前两颗挺立的红嫩奶头,一边肏弄男人灌肠后干净湿润的小穴。男人修长的两腿被强制分开,从未被人进入的菊蕾被他的肉刃无情地奸淫。他会舔吻男人的喉结,锁骨,乳头,嘴唇,耳垂,让其在身下被迫高潮一次又一次。

    戚光昱没有想到真的向那个男人靠近,他的后穴会被跳蛋和振动棒玩弄到抽搐不止。他被束缚住挨鞭子的时刻像是最戏剧化的影片里扮演最戏剧化的情节。他的嘴巴微微张开,口涎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汗津津的额头濡湿了黑色的头发,整个人就像是谍战片里被奸贼逼供的爱国志士般的凄惨无助,望向男人的眼睛无力空洞,只有望向别处时闪烁着仇恨的光芒。一根皮鞭下来,他的整个身子轻轻地颤动了一下,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哼。床上的青年伤痕累累的后背稍稍弓起,绷紧身体,大腿无意识地微颤,隐忍勾人的声音仿佛一瞬间达到了性高潮。

    此时的他,被男人的鞭子打得神志不清。口水、涕水和泪水十分凄惨流了满脸,喉咙间只能发出微弱的喘息声。然而这些楚楚可怜的挣动,却唤不起持鞭者的怜悯心。

    江诗懒懒地靠在墙上,挥起左手腕一鞭又一鞭地打得戚光昱一身红痕。这个光鲜亮丽的富二代是一个非常漂亮的中俄混血儿,宽肩窄腰,面如冠玉,但是江诗一眼看出他完全是个冷酷的骗子,拥有嗜血豺狼一般唯利是图的本性。他给了江诗一个臣服的眼神,装出样子假扮成一个懦夫,但却对捆绑四肢的金属皮束投以厌恶的目光。骗鬼去吧!江诗心想,他不过是想让我解开绳子,一旦得到自由他就会咬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