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棉不知道两人到底说了什么,她从餐厅打完包回来江徊也刚好回来,在客厅喝水。

    “棉棉,去洗澡。”他吃饭很快,看着身边玩手机的女人提醒道。

    这才不到八点,洗完澡要做什么不言而喻。元棉憋了憋,忍不住:“您明天还要拍戏…”

    “那今天只做三次?”江徊慢条斯理地咽下口中食物,很是贴心地给出答案。

    这是什么丧病回答!元棉磨磨唧唧地不想去,江徊笑了笑,“棉棉是想等我一起洗吗?”那今天三次就不太够了。

    元棉可不想洗鸳鸯浴,连忙逃去自己房间,进了浴室还不忘反锁。

    等她继续磨蹭着洗完澡,出来便看见同样沐浴结束的江徊披着浴巾坐在床头等着她。

    “棉棉,再拖下去天就要亮了。”江徊似笑非笑,“你想让我明天翘班吗?”

    元棉被他的无耻震惊到,动了动嘴又抿上,到底乖乖坐在床上:“那您快些。”

    细密地吻刚落在面上,江徊便扯开她的浴袍,满意的看着她白嫩的身子毫无保留地展现在自己眼前。

    “轻、轻点…”元棉软软叫唤,敏感的胸脯被人没轻没重地揉捏,换谁也受不住。

    元棉不知道两人到底说了什么,她从餐厅打完包回来江徊也刚好回来,在客厅喝水。

    “棉棉,去洗澡。”他吃饭很快,看着身边玩手机的女人提醒道。

    这才不到八点,洗完澡要做什么不言而喻。元棉憋了憋,忍不住:“您明天还要拍戏…”

    “那今天只做三次?”江徊慢条斯理地咽下口中食物,很是贴心地给出答案。

    这是什么丧病回答!元棉磨磨唧唧地不想去,江徊笑了笑,“棉棉是想等我一起洗吗?”那今天三次就不太够了。

    元棉可不想洗鸳鸯浴,连忙逃去自己房间,进了浴室还不忘反锁。

    等她继续磨蹭着洗完澡,出来便看见同样沐浴结束的江徊披着浴巾坐在床头等着她。

    “棉棉,再拖下去天就要亮了。”江徊似笑非笑,“你想让我明天翘班吗?”

    元棉被他的无耻震惊到,动了动嘴又抿上,到底乖乖坐在床上:“那您快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