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绵站在淋浴下,任水花飞溅在自己身上,微热的水自头顶倾泻,烫的她全身泛红,她就像是个即将送去侍寝的嫔妃,将自己洗的干干净净而后给人去暖床。

    羞耻有之,尴尬有之,更甚的是紧张。

    她完全不想出去面对即将发生的性事。到底是中了什么邪,他们两个人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生活助理居然还要负责暖床了,桃姐知道非得气晕过去。

    又磨磨蹭蹭半个小时过去后,她终于下好决心准备从容就义,穿好江徊放在柜子里的浴袍,打开门。

    江徊拿着手机似乎在研究什么,看见元绵湿漉漉地出来,抬了抬眼皮,轻声道:“浴室右边有吹风机,把头发吹干。”

    元绵疯狂跳动地心脏蓦地平缓下来,好似又多了几分钟等待行刑的时间。

    脑子里纷乱的念头太多,不知不觉时间过去了十分钟,江徊等的不得烦,下床将人揪回来,“在想什么?想把头吹秃吗?”

    元绵慌忙关了吹风机,踉跄着跟着江徊的步伐走进卧室。

    她从未进过江徊的卧室,此时屋内灯光昏黄而柔和,冲淡了几分她对未知的恐慌。

    江徊的卧室很简单,走的是简洁风,以白色调为主,穿插着少量的点缀色。

    屋里中央空调吹着,暖光照着,一切都很舒适的样子,元绵轻轻吐了一口气,乖顺地坐在床边,看着江徊俯身将唇与她印在一起,她嗅到江徊身上那股沐浴露的味道,和自己身上一样,忽的感觉两人似乎融为一体似的。

    柔软的唇瓣试探着含住她的唇珠,伸出舌尖轻轻描绘,元绵被舔得又羞又痒,紧张地抓紧了被单。

    元绵站在淋浴下,任水花飞溅在自己身上,微热的水自头顶倾泻,烫的她全身泛红,她就像是个即将送去侍寝的嫔妃,将自己洗的干干净净而后给人去暖床。

    羞耻有之,尴尬有之,更甚的是紧张。

    她完全不想出去面对即将发生的性事。到底是中了什么邪,他们两个人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生活助理居然还要负责暖床了,桃姐知道非得气晕过去。

    又磨磨蹭蹭半个小时过去后,她终于下好决心准备从容就义,穿好江徊放在柜子里的浴袍,打开门。

    江徊拿着手机似乎在研究什么,看见元绵湿漉漉地出来,抬了抬眼皮,轻声道:“浴室右边有吹风机,把头发吹干。”

    元绵疯狂跳动地心脏蓦地平缓下来,好似又多了几分钟等待行刑的时间。

    脑子里纷乱的念头太多,不知不觉时间过去了十分钟,江徊等的不得烦,下床将人揪回来,“在想什么?想把头吹秃吗?”

    元绵慌忙关了吹风机,踉跄着跟着江徊的步伐走进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