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棉怎么也想不到,剪个指甲江徊还能扯出那么多事。

    他一个生活在聚光灯底下的人难道不知道自己一举一动都会被拍下来给全国人民观看的吗?!

    还搁那掰指甲呢!

    元棉在官方后台看着录像屏幕,内心麻木,估计要不了多久桃姐就要打电话问她怎么回事了。

    打工人何苦为难打工人啊,江老板多难伺候您也懂的吧。

    社畜元棉痛苦闭上眼睛,一想到待会要应付上司的责问就头大。

    方溪与举办方他们在商讨合作的事,麦青正在同媒体运营部协商待会的首映发布事宜。

    剩下无所事事地她在后台纠结,结果还没等她想好怎么和桃姐解释指甲的问题,罪魁祸首便给她发消息,叫她去休息室等他,准备回酒店休息了。

    “您不能这么早就离场,江先生。”元棉被这位随性的老板整得心力交瘁,“您是电影主角,至少得等到大家拍完合照才行。”

    不然今晚上又要传出来江徊耍大牌的舆论,让黑子们狂欢一把,公关连夜加班。

    “指甲不舒服,想早点回去。[皱眉]”

    元棉看他发的黄豆人表情包忍不住发笑,感觉江徊有点崩人设。而后发觉,这话不对劲,怎么看都是想甩锅给她的样子,使唤她来剪指甲还骚扰她,这些她都忍了,现在居然还倒打一耙?

    元棉怎么也想不到,剪个指甲江徊还能扯出那么多事。

    他一个生活在聚光灯底下的人难道不知道自己一举一动都会被拍下来给全国人民观看的吗?!

    还搁那掰指甲呢!

    元棉在官方后台看着录像屏幕,内心麻木,估计要不了多久桃姐就要打电话问她怎么回事了。

    打工人何苦为难打工人啊,江老板多难伺候您也懂的吧。

    社畜元棉痛苦闭上眼睛,一想到待会要应付上司的责问就头大。

    方溪与举办方他们在商讨合作的事,麦青正在同媒体运营部协商待会的首映发布事宜。

    剩下无所事事地她在后台纠结,结果还没等她想好怎么和桃姐解释指甲的问题,罪魁祸首便给她发消息,叫她去休息室等他,准备回酒店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