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哭了?”元槿在洗菜,他把手机支在厨房的壁台上,正好可以让元棉看着他的角度。他抬头一看见元棉红了眼睛,有些不知所措地停下手里的活动,“没事没事,你继续洗,我就是、有点感动,小槿以前自己的袜子都不会洗,现在洗菜都这么熟练了。”元棉慌乱的找纸擦眼泪,扯出一个勉强的笑。

    “姐姐笑不出来就别笑了。”元槿看着她的笑脸,垂下眼睛继续洗菜,“我看着难受。”

    元棉一滞,无奈地收起笑意,捧着脸看自家弟弟专注的炒菜。

    陪着元槿炒完菜又看着他吃完吃完,元棉有些疲惫的舒展了一下筋骨,照例嘱咐元槿周末好好学习有空去医院看看父母,元槿淡淡的应了一声,“姐姐瘦了很多,就算……还债也不要不顾伙食。”

    “乖啦,平时上班伙食很好的,就是要跑来跑去才瘦下来的,不知不觉就减肥了我还挺开心。”元棉安抚性地笑笑,两个酒窝戳人心口。

    “姐姐这几个月别给我生活费了,我去参加竞赛拿了奖金,第一名奖金六千。我想给你买件衣服,你今年还没买过新衣服。”元槿洗完餐具,走到房间里看见自己随手放在桌子上的奖杯突然道。

    元棉只觉得一小时前想离开这个世界的自己愚不可及,这么好的弟弟,她怎么舍得让他一个人面对这个破败的家庭。

    “小槿……这个钱咱们先存着,现在我衣服够穿就行。”元棉简直要泪眼汪汪了,心里直呼这个弟弟养的不亏。

    “我想让你开心一些。”元槿认真的看着她,“虽然家里不比以前了,但是女孩子就该买漂亮的新衣服穿。”

    “小槿真懂事。”元棉笑笑,有些狭促的问了一句,“这些哄女孩子开心的本事从哪里学来的?我不会反对你早恋,我相信小槿自己的选择。”

    元槿不自在的将目光从手机上移开片刻,强装镇定地说了一声同学,而后认真地说:“我没有早恋。我想快点读完书帮姐姐。”

    “怎么哭了?”元槿在洗菜,他把手机支在厨房的壁台上,正好可以让元棉看着他的角度。他抬头一看见元棉红了眼睛,有些不知所措地停下手里的活动,“没事没事,你继续洗,我就是、有点感动,小槿以前自己的袜子都不会洗,现在洗菜都这么熟练了。”元棉慌乱的找纸擦眼泪,扯出一个勉强的笑。

    “姐姐笑不出来就别笑了。”元槿看着她的笑脸,垂下眼睛继续洗菜,“我看着难受。”

    元棉一滞,无奈地收起笑意,捧着脸看自家弟弟专注的炒菜。

    陪着元槿炒完菜又看着他吃完吃完,元棉有些疲惫的舒展了一下筋骨,照例嘱咐元槿周末好好学习有空去医院看看父母,元槿淡淡的应了一声,“姐姐瘦了很多,就算……还债也不要不顾伙食。”

    “乖啦,平时上班伙食很好的,就是要跑来跑去才瘦下来的,不知不觉就减肥了我还挺开心。”元棉安抚性地笑笑,两个酒窝戳人心口。

    “姐姐这几个月别给我生活费了,我去参加竞赛拿了奖金,第一名奖金六千。我想给你买件衣服,你今年还没买过新衣服。”元槿洗完餐具,走到房间里看见自己随手放在桌子上的奖杯突然道。

    元棉只觉得一小时前想离开这个世界的自己愚不可及,这么好的弟弟,她怎么舍得让他一个人面对这个破败的家庭。

    “小槿……这个钱咱们先存着,现在我衣服够穿就行。”元棉简直要泪眼汪汪了,心里直呼这个弟弟养的不亏。

    “我想让你开心一些。”元槿认真的看着她,“虽然家里不比以前了,但是女孩子就该买漂亮的新衣服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