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实在不能算一个美好的初次。

    元棉躺在酒店雪白的床上,感受了一下浑身被车碾过的感觉。身旁便是罪魁祸首,手还箍在她的腰间,鼻息喷洒在她颈边。

    这祖宗喝醉酒了真是什么人都敢上,也不怕自己醒来看见昨晚上的是她会吐吗,元棉自嘲的想。

    她还是要点脸自己先走吧。

    元棉觉得自己忍耐力真的日渐强大,除了生理的泪水她居然真的颤颤巍巍下地捡起地毯上当成垃圾随意扔放的,昨夜的衣服。

    衣服真是万幸在这祖宗的暴力撕扯下还能坚强的存活着。

    用了最快的速度穿完了衣服,元棉拖着沉重的躯体恨不得升天飘着回家。一路上还得尽力忽略酒店服务生们看向她的暧昧眼神,也实在是没有力气再遮掩些什么了。

    大概是把她当成小姐了,还是这么个没有颜值和身材的小姐。

    给江徊的经纪人桃枝打了个电话请假,或许是听出来她语气太过虚弱,这个一向严厉的女人出奇的好说话,也不多问什么,只让她好好休息。元棉实在太累了,回到自己的狗窝就瘫在床上睡得不省人事。

    ——

    江徊是当红的明星,几年前便靠颜值出名,这几年在公司的规划下开始转向荧幕。

    或许是因为年纪小,他的脾气也不曾因为越来越红而收敛,在公众面前也是一幅时而冷漠时而暴躁的样子,对外人冷漠,对身边的人暴躁。

    然而现在这个时代是看脸的时代,江徊脾气再不好也照样引得粉丝们为他痴狂。桃枝默许了同为助理之一的麦青录他和助理日常的小片段,大多数录的都是江徊在颐指气使地让元棉去泡茶拿衣服之类的日常小事,经常是水温稍有不对都会引来江徊的责难。

    这实在不能算一个美好的初次。

    元棉躺在酒店雪白的床上,感受了一下浑身被车碾过的感觉。身旁便是罪魁祸首,手还箍在她的腰间,鼻息喷洒在她颈边。

    这祖宗喝醉酒了真是什么人都敢上,也不怕自己醒来看见昨晚上的是她会吐吗,元棉自嘲的想。

    她还是要点脸自己先走吧。

    元棉觉得自己忍耐力真的日渐强大,除了生理的泪水她居然真的颤颤巍巍下地捡起地毯上当成垃圾随意扔放的,昨夜的衣服。

    衣服真是万幸在这祖宗的暴力撕扯下还能坚强的存活着。

    用了最快的速度穿完了衣服,元棉拖着沉重的躯体恨不得升天飘着回家。一路上还得尽力忽略酒店服务生们看向她的暧昧眼神,也实在是没有力气再遮掩些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