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江徊有些过于粘人,元棉推了几次推不开这醉鬼,只好拖着沉重的累赘在衣帽间和浴室走动。

    准备完这些她便犹豫着想走,但是看着江徊半眯着眼呆呆坐在浴缸前的地板上时,她那该死的雷锋精神又跳了出来,内心催眠这是自家弟弟自家弟弟,手上利索的帮他脱了衣服,内裤她没好意思下手,扶着他进了浴缸,打算功成身退。

    哪知遇水的少年突然清醒过来,抬起手扯过准备离开的元棉一把拽入浴缸,看她浑身湿透趴在他胸口,满眼的惊慌和无措。

    情欲来得匆匆而又突然。

    理智瞬间丢失。

    他自青春期以来,除了每月必要的生理疏解以外,从来不曾因为外界刺激而产生过情欲,这是让他无法控制的,第一次因人而起的情欲。

    两人都是第一次,过程和结局自然不会美好到哪里去,一个毫无章法,还不知收敛;一个反应青涩,抗拒无果后便开始胡乱咬人发泄疼痛,直至失去意识。

    江徊醒来时天大亮。昨晚的醉酒与交欢让他头疼又疲惫,忍了忍快要上头的烦躁感,摸索着床头柜上的手机准备叫元棉来伺候他,然而捞了个空。

    一直压抑着的起床气彻底爆发,他掀了被子准备下床找手机,但在看见雪白的床单上刺目的血迹和可疑的白色凝结块时,他的身子颤了一下,昨晚的欢愉记忆瞬间回归。

    身下女人沙哑的哭唤,肉体交缠的声响,背上肩上被抓挠啃咬的刺痛,还有下身被紧紧包容的温暖触感……记忆一下回归,江徊的俊脸瞬间变得五颜六色。

    他的第一次怎么栽在元棉那个看着就让他烦躁的女人身上了?!

    而后回想起来还是自己强迫的人家,脸色又黑了一层。

    醉酒后的江徊有些过于粘人,元棉推了几次推不开这醉鬼,只好拖着沉重的累赘在衣帽间和浴室走动。

    准备完这些她便犹豫着想走,但是看着江徊半眯着眼呆呆坐在浴缸前的地板上时,她那该死的雷锋精神又跳了出来,内心催眠这是自家弟弟自家弟弟,手上利索的帮他脱了衣服,内裤她没好意思下手,扶着他进了浴缸,打算功成身退。

    哪知遇水的少年突然清醒过来,抬起手扯过准备离开的元棉一把拽入浴缸,看她浑身湿透趴在他胸口,满眼的惊慌和无措。

    情欲来得匆匆而又突然。

    理智瞬间丢失。

    他自青春期以来,除了每月必要的生理疏解以外,从来不曾因为外界刺激而产生过情欲,这是让他无法控制的,第一次因人而起的情欲。

    两人都是第一次,过程和结局自然不会美好到哪里去,一个毫无章法,还不知收敛;一个反应青涩,抗拒无果后便开始胡乱咬人发泄疼痛,直至失去意识。

    江徊醒来时天大亮。昨晚的醉酒与交欢让他头疼又疲惫,忍了忍快要上头的烦躁感,摸索着床头柜上的手机准备叫元棉来伺候他,然而捞了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