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泡温泉是为了放松,但跟着江徊一起来那绝对与放松的目的背道而驰,元棉苦着脸换上浴袍,走进这个馆内极少外开放的豪华汤池里。

    微烫的水温使白皙的肌肤瞬时变得一片粉红,凹凸有致的身体在水波荡漾下充满诱人的气息。

    江徊对她的身体简直毫无抵抗力,有时候他连自己都觉得可能得了病,不然怎么看见元棉就想把人吃下去。

    深呼几口气,到底还是心疼她这几天过于劳累,这会儿就放她一次。

    元棉警惕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十分钟后感觉心脏有些承受不住,扶额同江徊说要去淋浴。

    江徊起身搀扶,再一次将盯着元棉健身的计划提上日程,才泡了这么会儿就晕成这样,身体实在过于虚。

    回去的路上,元棉困得不行,江徊见状让她坐在副驾驶,两人交换座位。

    元棉知道这种富家子老早就有了自己的车,也不担心他无证驾驶,犹豫片刻,挨不过困意乖顺坐进副驾驶,而后安稳睡了一路。

    到了酒店已将近十点,元棉下午被他按了一会儿腰睡了一小时,回来又睡了半小时,这会儿到了平常睡觉的点,怎么也睡不着,江徊见状心思一动,拉着她在套房的健身室中做了几组热身动作,而后教她增强腰腹腿部力量的拉伸运动。

    甚至考虑到她的基础弱,给她定的训练的时长都缩短了一半,就是这样结束时元棉也累得够呛,按着后腰对他抱怨温泉白泡了,这下腰更疼。

    原本泡温泉是为了放松,但跟着江徊一起来那绝对与放松的目的背道而驰,元棉苦着脸换上浴袍,走进这个馆内极少外开放的豪华汤池里。

    微烫的水温使白皙的肌肤瞬时变得一片粉红,凹凸有致的身体在水波荡漾下充满诱人的气息。

    江徊对她的身体简直毫无抵抗力,有时候他连自己都觉得可能得了病,不然怎么看见元棉就想把人吃下去。

    深呼几口气,到底还是心疼她这几天过于劳累,这会儿就放她一次。

    元棉警惕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十分钟后感觉心脏有些承受不住,扶额同江徊说要去淋浴。

    江徊起身搀扶,再一次将盯着元棉健身的计划提上日程,才泡了这么会儿就晕成这样,身体实在过于虚。

    回去的路上,元棉困得不行,江徊见状让她坐在副驾驶,两人交换座位。

    元棉知道这种富家子老早就有了自己的车,也不担心他无证驾驶,犹豫片刻,挨不过困意乖顺坐进副驾驶,而后安稳睡了一路。

    到了酒店已将近十点,元棉下午被他按了一会儿腰睡了一小时,回来又睡了半小时,这会儿到了平常睡觉的点,怎么也睡不着,江徊见状心思一动,拉着她在套房的健身室中做了几组热身动作,而后教她增强腰腹腿部力量的拉伸运动。

    甚至考虑到她的基础弱,给她定的训练的时长都缩短了一半,就是这样结束时元棉也累得够呛,按着后腰对他抱怨温泉白泡了,这下腰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