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被做狠的元棉自然是没办法正常起床工作了,江徊这个出了一晚上力的人倒是神采奕奕,几乎是容光焕发的模样。

    活像个吸足了精气的狐狸精。

    元棉嘴唇被亲得红肿,眼尾薄红仍未散去,小小的一张脸看起来可怜兮兮的,身子缩在被窝里团成一团。

    江徊忍不住偷亲了几口方才离开卧室。

    今天一天江徊状态都极其在线,让导演拍上了头,导致剧组下工时间延长了好一会儿。

    元棉被同事喊过来给他送餐,这会站在场外等得有些吃力,看导演兴致一时半会不会冷却,于是四下搜寻凳子想偷会懒。

    拍摄场地内几乎不存在公共的休息桌椅,元棉失望地看了一圈,只有演员们临时休息的座位,旁边放了许多私人物品。

    “这位小姐,你还好吗?”正在元棉吸着气强撑着没有坐在地下时,一声似冷淡又似情人低喃的嗓音从她身边响起。

    元棉被这声音撩得忍不住揉了揉耳朵,抬头一看难住了,身边高挑的男人显然不是江徊剧组里的人。她进组后只记下了江徊所在的组内工作人员。

    在江徊身边工作了一年多,她也练就了不认脸从气质穿着上评估一个人的身份。

    这人一看就和江徊一样骄矜,怕又是个大红的明星。当下便站直了,强忍酸痛感答谢他的好意。

    这天被做狠的元棉自然是没办法正常起床工作了,江徊这个出了一晚上力的人倒是神采奕奕,几乎是容光焕发的模样。

    活像个吸足了精气的狐狸精。

    元棉嘴唇被亲得红肿,眼尾薄红仍未散去,小小的一张脸看起来可怜兮兮的,身子缩在被窝里团成一团。

    江徊忍不住偷亲了几口方才离开卧室。

    今天一天江徊状态都极其在线,让导演拍上了头,导致剧组下工时间延长了好一会儿。

    元棉被同事喊过来给他送餐,这会站在场外等得有些吃力,看导演兴致一时半会不会冷却,于是四下搜寻凳子想偷会懒。

    拍摄场地内几乎不存在公共的休息桌椅,元棉失望地看了一圈,只有演员们临时休息的座位,旁边放了许多私人物品。

    “这位小姐,你还好吗?”正在元棉吸着气强撑着没有坐在地下时,一声似冷淡又似情人低喃的嗓音从她身边响起。

    元棉被这声音撩得忍不住揉了揉耳朵,抬头一看难住了,身边高挑的男人显然不是江徊剧组里的人。她进组后只记下了江徊所在的组内工作人员。